对话浪莎集团总裁翁荣弟 探业绩回暖背后

首页

2018-10-28

提起袜子,人们就会想到“浪莎”。 浪莎针织在义乌、在浙江、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袜行业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之前靠两台绣花机加工承揽广东袜胚起家的小作坊,如今一跃成为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织袜设备近二千台套,拥有三十个大类近三百个花色品种、年产两亿多双袜子。 成为针织内衣、服饰领带、袜子为一体的现代化企业。

  2007年5月30日,浪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上市,成为中国内衣产业第一股。

  近日,《内衣秀》独家对话浪莎集团总裁翁荣弟,一探浪莎最新动态与思考。

浪莎集团总裁翁荣弟  《内衣秀》:通过近期的财报,我们可以发现浪莎已经全面实现业绩回暖,这一改变的背后,浪莎做了哪些工作?  翁荣弟:无论在任何经济环境下,品牌品质始终是基础。

作为浪莎而言,始终以打造品牌、服务消费者为核心战略。

  同时,在人民币贬值的背景下,浪莎积极拓展外销业务,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业绩的上涨。   另外,这两年浪莎在渠道多样性上,也进行了诸多探索,包括电商、微商等,也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总体来说,浪莎目前的发展是处于良性状态。

我们认为,任何行业、任何企业只要去坚持,最终都能取得不错的成果。   《内衣秀》:目前浪莎已经实现渠道多元化布局,如何平衡各渠道关系?  翁荣弟:不管是什么渠道,都只是商业模式的转变。

渠道多元化的前提是品牌、品质的踏踏实实,这是最基本的。

渠道的发展源于零售终端的发展,而零售终端的发展则源于消费需求的发展。 因此,市场消费特性和零售终端是确定渠道结构的基础,渠道细分化的从根本上源于消费需求的日益细分化。

  企业应该站在整体运营的高度来整合不同渠道,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只是单纯依赖经销商去拓展了,而应当形成多元化、联动的渠道体系,在整个战略体系中清晰界定不同渠道类的角色地位。 国家商务部经济合作司周柳军司长考察浪莎  《内衣秀》:4月24日,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中国品牌日”的批复,同意自2017年起,将每年5月10日设立为“中国品牌日”。

在第一届的名单公示中,浪莎也榜上有名。

浪莎如何看待“中国品牌日”和“中国品牌”?  翁荣弟:中国无疑是纺织品大国,但不是纺织品强国。 包括出口贸易在内,并没有出现世界性领先的品牌。   做品牌看起来容易,但实际很难。

品质是品牌的基础,真正的品牌是依靠一点一滴的工匠精神做出来的,是靠不断的创新投入培育出来的。

行业应该克服浮躁心态,不断沉淀、炼好内功,唯此,才能真正升华产品,成就一代真正的民族品牌。

  在目前过于急于“急功近利”的国情下,“中国品牌日”和中国品牌的树立,是对中国品牌的一大支持和鼓励,  《内衣秀》:产能过剩是当前行业发展的一大制约,浪莎是如何调整产能?  翁荣弟:早些年企业都是比较激进的,什么好做就做什么,导致出现了大量的库存。 目前的企业都比较冷静。

而且经过几年的消耗,目前行业饱和产能基本处于均衡状态。   去年,国家开始推动的供给侧改革,实质上就是对行业过剩产能的一次再分配。

对企业而言,需要根据企业内部的具体情况而进行的调整,如按品类市场来定量,实现效益最大化。

  比如浪莎,会根据各品类的市场需求,即时调整产品战略和比例。 浪莎过去是以袜子和内衣为核心产品,在经济环境上行的时候,销量一定会更好。

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会适当的在文胸、家居服、内裤等品类上进行调整。

浪莎E+生活馆  《内衣秀》:义乌是中国内衣产业重要集群地之一,您是如何看待产业集群?以及集群地品牌出路在哪里?  翁荣弟:产业集群化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新亮点,它不仅可以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主导,而且也成为提高一国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新力量。 产业集群作为一种为创造竞争优势而形成的产业空间组织形式,它具有的群体竞争优势和集聚发展的规模效益是其他形式无法比拟的。

从世界范围看,集群化已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国际上有竞争力的产业大多是集群模式。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产业集群化发展已成为全球性的经济发展潮流,产业集群构成了当今世界经济的基本空间构架。   但与此同时,过度集中的产业很容易出现产业严重同质化的弊病。

一旦在产业创新不足的情况下,企业间的相互模仿、抄袭、拒绝创新,将是对行业的一种伤害。 基于此,集群地品牌的发展一定要做差异化竞争。   《内衣秀》:对当前的内衣行业有何寄语?  翁荣弟:作为浪莎而言,首先希望中国企业学会良性竞争,而不是无序竞争,那样对企业、行业都没有好处。   另外,希望大家可以差异化竞争,每个人依据自己的特长、渠道去开发出更具有竞争力的产品,而不是“一窝蜂”的跟风、模仿,甚至抄袭。

  第三,企业应该重视研发。

研发能力强的企业,其产品附加值必然是要高于无研发能力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