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退休:一场阿里筹划十年的“阳谋”

首页

2018-10-05

原标题:马云:筹划的“”文/IT烽火台万里功名莫放休,因一项指控声望跌到冰点后,刘强东不想走也不能走,京东发布的公告说,刘先生“将继续领导公司”。

八千里路云和月,马云不想留,在阿里录得20年赫赫功名,马云却主动交棒,要传承给下一代领导人。 马云的离开不会是在今年,而是在一年后,马云即可挂帅离开。 那离开马云的阿里是会缩水呢?还是更加强大呢?首先,看去留之间的接班人。 与其说刘强东不离开京东,不如说京东离不开刘强东。 而马云离开一线退守幕后,因为马云之后,还有张勇等一批良将。

其次马云的选择离开,其实是一场筹划十年的“阳谋”。

两次主动交接,不管是上次的2013年,还是现在的2018年,都是阿里业务高速发展,机体运营之时,马云放心地挂帅而去。

相比五年前,阿里的市值翻了四五倍,今天的阿里从移动互联到万物互联、从商业公司到公司、从平台到经济体,电商、云计算、金融、物流、、社交、地图等等,它通过复杂的业务体系,构建了足够宽广的护城河———这是阿里最好的时候,这也是最适合交接之时。

马云敢放心的挂帅离开是阿里有制度保障,那咱们接下来解码阿里最为核心的合伙人制度。 其次,阿里合伙人机制是马云得以放心退休的制度保障。

作为一家价值观驱动的高公司,马云不懂技术,也写不了代码,其之于阿里的最大价值就是文化和战略。

马云之后的“接任者”,如何传承阿里的价值观?秘钥就是阿里的合伙人制度。 在公开信中,马云说,“单纯靠人或制度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制度和人、文化完美结合在一起,才能让公司持久发展。 ”不妨来复盘下阿里十年前创立的合伙人制度——为了保留这个制度,阿里甚至放弃了在心仪已久的香港上市,当然,在错失阿里三四年后,港交所已经放弃了对同股同权的坚持。

阿里独创的合伙人制度——在某种程度上,很像美国的议会,对股东、董事会、合伙人三大权力和管理主体进行平衡和制约。

尽管阿里的高管团队,只持有少数股份,但是在阿里,合伙人拥有半数董事的提名权。

而通过提名半数以上的董事,持有少数股权的合伙人间接控制了董事会,继而就能任命包括CEO在内的管理团队。

这种提名权同样受到制约,得到提名的董事是否能够就任,决定权还在股东大会。

如果股东大会否决了提名,合伙人就必须提交新的提名。 归根结底,在内部,合伙人的重要使命有两个,第一个是选出最合适的未来领导人;第二限制未来领导人做出愚蠢决定。 而在外部,合伙人制度,则能让阿里可以不理会短视的华尔街,“最核心的就是为了企业的长远利益,而不是受制于资本市场的短期压力”,马云和曾鸣曾用这个理由说服了世界银行行长金墉。

所以,合伙人制度,是能为企业选择源源不断的优秀候补人,也能让董事会有很明智的抉择。

因此马云离开之后,能源源不断产出“张勇”,马云只有一个,但“张勇们”随时候补在线。 总之,合伙人制度,正是马云可以放手的制度保障。

最后,马云离任了董事局主席,阿里的未来将会怎样?离开了马云的阿里会更好吗?既然马云早晚都要离开这家梦想102年的企业,一旦时机成熟,晚一天就不如早一天,马云说过:“我的信念就是未雨绸缪,我们必须现在就得做好准备。 ”既然马云把盖茨视为标杆,不妨也参考下比尔盖茨离开后,微软的变化————过去十年间,微软的市值增加二十倍以上,也是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中,唯一一家十年间始终留在Top10榜单中的高科技公司。 现在的Top10榜单上,阿里紧随微软之后,相比于5年前马云刚刚退任CEO时,其市值也翻了四五倍。

企业到一定规模就是制度的完善,阿里一直在优化制度体系,相信马云的放手离开,阿里依然可以靠着完善的制度勇猛向前。 IT烽火台是以“传播新鲜行业资讯,分享深度分析评论”为己任的互联网科技新媒体,2016年和2017年连续荣获“最具爆发力自媒体”,现在是宇宙第一自媒体联盟WeMedia成员,已在微信、新浪微博、百家号、今日头条、企鹅号、网易号、UC订阅号、天天快报、一点资讯、钛媒体、虎嗅、搜狐自媒体、雪球、脉脉、界面、博客中国等主流平台开通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