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解读:倾听民意不是政府可有可无的事

首页

2018-11-26

此次舆情事件中,众多高校学生与湖南本土的环保公益人士一起利用微博、微信等移动新媒体上共同发声,配合线下的护树倡议和活动吸引了众多媒体和网民们的注意力。 先是有市民向媒体爆料投诉;继而有两校师生通过微博、微信等方式哀叹校园树木凋零,呼吁发起护树行动;更有远在异乡曾经的湖大学子发出网络公开信提出五大质疑,助推了相关舆情热度持续高涨。

此次舆情爆发的主体来自地铁沿线的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高校学生,他们善于利用新媒体发声,理性表达诉求成为本轮高校舆情的重要特点。 据媒体报道,长沙市岳麓区城管部门8月25日称,原计划麓山南路上应建一个站,但“师大、湖大两个学校一致要求分开建站,建一个站对两个学校都不方便,所以还是决定在这建两个站。

”这一消息被媒体披露后引发相关舆情(主要是负面舆情)大幅升温,而舆论焦点也由是否应该砍树迅速转移到是否应该建两个地铁站和如何改进树木移栽方案上来。 在8月25日舆情快速升温后,副市长黎春秋连夜考察麓山南路香樟移栽现场,随后在岳麓山风景名胜管理局召开紧急会议听取相关部门意见,并回应了市民热切关心的问题。 黎春秋并表示将优化移栽方案,“能不移就一棵不移”有效地回应舆论质疑,为下一步的舆情应对打下了良好基础。 随后的8月27日,长沙市政府在组织召开专家论证会,论证项目所涉树木移栽方案。

8月28日,长沙市岳麓区政府区长周志凯,区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刘汇以及相关专家来到湖南师范大学与师大师生代表座谈。 通过面对面的官民沟通全面回应了舆论质疑,有效压缩了负面舆情的滋生空间。

28日,湖南大学新闻网上公布的《关于长沙市轨道交通4号线湖大站、师大站线路的说明》对网络上出现的多个舆论质疑做出了回答。

该声明指出,就全国各地的轨道交通建设而言,类似城市客流集中段车站的设置均为公里。

岳麓山片区(师大、湖大段)有大量的出行客流需求,根据客流分析,该段需设置两个站方能满足要求。 长沙市轨道交通线网规划、建设规划、工可研、初步设计,均在该段设置了两站,线位及站位方案一直稳定,并经过了多次评审与论证,均得到各方认可。

而相关舆情热度在经历了25日到27日的充分释放之后,在28日随后的日子里开始大幅回落。 9月2日,最终的树木移植优化方案公布出来并在当天迅速得到落实。

当天相关舆情热度出现反弹,但随后又逐步回归常态。 9月5日凌晨,在长沙市岳麓区各相关单位的努力下,备受关注的长沙市轨道交通4号线湖南大学站、湖南师大站主体结构范围内的树木移植工作终于全部完成。

这样,一场持续两周左右的突发舆情事件得到了圆满的化解和处置。 而事件中长沙市舆情应对的成功经验和和一些不太成功的教训也很值得相关部门反思。

据媒体报道,8月28日,岳麓区政府区长周志凯在与湖南师大师生的座谈会中也承认,此次事件中信息公开不足导致的舆情值得反思。

事件中长沙市政府高效的舆情应对表现也成为此次事件中的一大亮点。 时事评论人陈杰人认为,长沙市政府对舆情的及时掌控和精准应对,体现出现代信息环境下在公共管理和公共决策中的行政技巧和技能。

这种因民众质疑而产生的官民良性互动应该成为未来长沙建设美丽之都的宝贵精神财富。 就此话题,湖南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讲师翁杨发微博指出,地铁站的设置既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680米是远是近、走200米是否方便、树应不应砍、怎么砍,都需要倾听两校师生及附近居民的民意。

而湘潭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欧爱民教授也在为政府积极态度“点赞”的同时希望,政府及相关部门能够在今后的管理中把更多的事后回应变为前置释疑。

“特别是涉及一些人民群众较为关注、较为敏感的事项时应当多形式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并进行合法性评估、社会风险评估、成本效益评估等,提高决策的民主性、科学性与可接受性。

”在网民们热火朝天地展开讨论的同时,众多媒体也在反思事件中暴露的问题。 有媒体报道指出,在近几年城市建设过程中大树的去留问题一直备受关注。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1年开始,为了给道路、地铁等让路,南京、苏州、石家庄、洛阳等地都进行了树木移栽,动辄涉及上千棵树。

随之接踵而来的是市民的护树行动,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2011年“拯救南京梧桐树”行动。

对于中国诸多城市而言,“砍树-护树”官民冲突背后的原因也依然是程序是否合规、信息是否公示等老话题。 而沸沸扬扬的“长沙市修地铁砍树引争议”事件相关舆情说明:在许多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政府决策过程中,倾听民意并不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工作,而应当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政府部门如果能够在决策过程中尽早征询民意的话,往往可以扫除许多隐藏的舆情“暗礁”。 而缺失了这一步骤的政府决策则有可能面临一些突发的舆情危机。 与此同时还应看到,事件中25日长沙市岳麓区城管部门的不当回应成为负面舆情滋生的一大源头。 这也提醒相关部门,如何恰当而有效地回应公众质疑仍然是他们应该补习的一门重要课程。